首页 - 保法医疗专题 - 媒体报道
快捷导航:
治疗技术 来院路线 在线咨询
2016-07-31
胰癌患者脱险记

“幸福的家庭是相同的,不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列夫·托尔斯泰

祸从天降

六十多岁的吴女士,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早年,她和其老伴含辛茹苦,

把一双儿女培养成才,又把他们推到北京打拼创业,现如今,各自有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事业如日中天。

俗话讲,子孝父母幸。为让辛苦一辈子的父母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吴女士和老伴一退休,就被孩子们接到了北京生活。

在北京,心地善良随和可亲的吴女士,经过一段大城市生活的适应,很快就将自己融入到了当地老人群中。平日里,她在照料孙辈生活的同时,大多数时间不是与老友们在公园里锻炼身体、聊天侃地,就是三五搭伴到处采摘、小游。节假日,孩子们又时不时轮流带老人和孙辈到境外观光,香港、澳门、台湾、韩国等诸多地方都留下了吴女士和老伴的足迹。

一天,吴女士在去菜市场的路上,被两位街头采集“幸福指数”的姑娘拦住:“奶奶,您贵姓?”“我姓吴,有事吗?”“我们在搞居民生活幸福指数情况收集,请您老人家如实告诉我,您生活在当今社会幸福吗?还有,您生活的家庭幸福吗?”“姑娘,您算是问对人啦!这两个幸福我全占啦!家里吧,孩子孙辈都孝顺;社会上吧,我们外来老人与北京老人都一样平等,拿着老年卡,坐车不掏钱,游园不买票,北京的美景啊,想看哪就去哪。您说,我们这一代老人是不是掉进了蜜罐里啦!”

回到家里,吴女士将路上被询问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大孩子(后称老大)。老大接着妈的话茬说:“妈,说到幸福呀,我认为不是住的环境好,生活好,玩得好,能够健康长寿,好日子能过得久,才叫幸福圆满呢!”老大的话没能被妈妈认同:“命命天管定,谁能活多久,不是由个人来决定,是人的命中注定的。”吴女士的天命论又遭到老大的反驳:“妈呀,您说的都是老皇历、老迷信呀,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当今的科学养生,已发展到了按血型配食料的阶段啦,西方人早就这么做了。眼下才传播到我们这里,相关消息我已经看了。既然我们谈到了这个话题,那您和我爸抓紧时间到医院化验个血型吧,从现在起,我开始按血型给您老两口配餐饮食,争取让您俩能活到一百岁,咋样?”听了老大科学养老的说教,从农村走出来的吴女士一时接受不了。她又反唇相讥:“俗话说,吃饭还是家常饭,穿衣还是粗布衣,粗茶淡饭,人才不生病哩。我早看出来了,当今世界不断冒出来癌症呀种种怪病,都是吃穿住不接地气的结果,西方那些个洋吃法,我们受用不了!”

老大在妈妈面前碰壁后,又找到老爸说道。吴女士的老伴是个文化人,不保守,他欣然接受了这一新的养生观念,并主动去做吴女士的思想工作:“我说呀,孩子想对我们实行科学养老,是主动尽孝的行为,不可冷落。按血型养生,尽管是西方的东西,需要我们东方人有个实践认识的过程,但仅就化验血型一事,我认为越快越好,因为对我们老年人来说,一旦有个病什么的,都会用得上血型。这样吧,想到了就干,明早不吃饭,尽快到医院抽验个血,行吗?”在老伴的劝说下,吴女士爽快地接受了化验血型的意见。

20141227日早上八点,吴女士和同老伴一块来到了北京市煤炭总医院,挂了两个门诊内科普通号。他们来到了一楼东头的内科诊室,一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女大夫询问:“你俩看什么病呀?”大夫话音刚落,快人快语的吴女士首先递上了话:“大夫,我们俩不是来看病的,只开两份化验血型的单子就行了啦!”听了吴女士的来意,很有责任心的女大夫没简单了事。她很不放心地接着反问了一句:“除了开单子,有没有平时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大夫职业性的提示,深深地打动了吴女士:“谢谢您的提醒!一年来我总感觉左腹部时不时有点痛感,但不怎么严重,没有太在意,有时吃点“达喜”就过去啦,不知算不算病?”“我知道啦,请您躺到诊断床上去。”大夫经过一番对腹部的反复触摸,说了声“下来吧!”很快开了一份彩超单和两份验血型单递过来:“请抽血后到门诊二楼做个B超检查吧,恐怕有点问题。”

彩超室里,排队候诊的人很多。20分钟后,一位大约30来岁的女大夫为吴女士做检查。匆忙中,年轻大夫将单子往吴女士手中一递,只说了句:“快去找开单的大夫看看吧!”就立刻又去为另一位患者做检查。吴女士拿着报告单走出B超室不到十米,做B超的女大夫又追了出来,大声喊:“喂,前面的老太太,您直接到门诊消化科看大夫吧,千万别把单子带回家!”大夫百忙中的再三叮咛,让吴女士的老伴立刻警觉起来。他当即从老伴手中拿过B超单一看,“腹部检查提示胰尾部占位,大小约3.6*3.1*3.0cm,考虑恶性肿瘤待查。”吴女士老伴回忆说,当时自己的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吴女士见状,立刻问老伴:“咋啦,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结果有啥问题?”老板稍作镇定后含糊其辞地回答:“只是怀疑,咱找消化科医生先看了再说吧!”

消化科大夫看了吴女士的B超检查单后,说:“B超只能提示有肿瘤的存在,是否恶性肿瘤,还需作加强CT检查后定论。当下做不了,需要预交定金,等待通知。”吴女士老伴问:“预约后,大概能等待多久?”大夫回答:“说不准,可能十几天,也可能几个月。”听罢大夫的意见,吴女士老伴当即决定:“我们来时没带多少钱,回去同孩子们商量后再决定吧。”

当天晚上,吴女士老伴通知两个孩子,下班后到爸妈的住处商量事情。两个孩子看了妈妈的B超报告单,认为癌的可能性很大,为了稳定妈妈的情绪,老二若无其事地说:“妈妈,我对肿瘤病常识也略知一二。这份检查只是怀疑,是和不是,两种可能性都存在。那样吧,我的业务与北大肿瘤医院有来往,CT预约时间可能会短些,等北大检查后再说吧。”吴女士的老二经与北大肿瘤医院商定,201515日作CT增强检查。

那天,吴女士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北大肿瘤医院CT候诊室。护士让其先喝了一杯药水,并告诉她原地等候,叫名入检。在等候的过程中,吴女士虚心地询问邻座的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妇人:“你是来检查癌症的吗?”“CT不是只是查癌症,什么都可以查,我只是腹部有肿块来确诊一下。”听了老妇人的话,吴女士如同遇见了相知,便滔滔不绝地问起话来:“我也是腹部做B超有肿块来确诊的。我妈就是胃癌,在老家医院开了刀,不到一年就没啦。真是怕啥来啥。平日里我肚子一不舒服,就想到我妈当年的事,怕有遗传,还真来啦!”听了吴女士的自我陈述,那位老妇人情不自禁地安慰她:“别害怕,北京不是乡下,医疗技术高着呢,如果真的是胃癌也是小事一桩,何况是不是还再两可。但我告诉你,千万别得胰癌呀,那可是癌中之王,要人命不商量,就是手术很成功,术后一年期也是烧高香啦!……”也不知吴女士听老妇人讲癌入了迷,还是对胰癌的后怕失了神,当护士连连呼叫她两次名字时,都没听到。就在这时,陪同吴女士前来的老二刚好因事返回,问:“妈,轮到我们检查啦,护士叫你名字怎么不回答呀!”“我脑子里恍惚恍惚,没听清呀!”老二把妈妈送到CT门口:“别紧张,肯定没事的。我在门外等你。”

两天后,北大肿瘤医院CT室,出俱了吴女士的CT加强检查结果。“胰腺尾部增大,局部可见一类圆形实性质软组织影,边界欠清,大小3.6*3.0*3.0cm,密度不均匀,增强扫描动脉期平均CT37Hu,静脉期47Hu,胰管无扩张,病变与脾门关系密切,脾动静脉被包绕,胃底周围可见多发侧支血管,临近脾实质内可见小片稍低强化区,腹主动脉旁可见肿大淋巴结,短径约1.0cm.扫及范围双肺散在点片影及结节影,左肺下叶茎底段较大者范围约1.5*1.0cm,增强扫描未见明显强化。胰腺癌IIB期,TZNIMO

四面楚歌

拿到CT报告后,吴女士一家的生活,犹如一汪平静的湖水被扔进去一块巨石,顷刻间浪花四溅,湖水拍岸。

背着吴女士的一个家庭会议,在北京柳芳附近的一个房间里召开了。吴女士的老伴先发了言:“孩子们,癌已向我们家挑战了,这是一场恶战。这一仗下来,既要成堆地烧钱,又要与生命赛跑,搞不好钱人两空,家庭元气大伤,怎么办?各自谈谈意见吧。”大孩子发言了:“爸,我们家今非昔比,社会发展也今非昔比。我妈的命比金山都贵,钱不是问题,千难万难,首要的是要找到当今癌症治疗最前沿的技术。如若国内不行,我们就把妈送到国外去治疗。”老二发言了:“我看问题不一定就如CT检查的那么严重。凭与医院多年打交道的经验看,有时仪器检查也不一定百分之百的准确,幸许CT检查会有误判,咱应拿着检查结果,多找些治癌专家讨教,如若真是胰癌,咱就下功夫查询北京市或全国,哪家治癌技术最好,就到哪里治。话说回来,就是选择国外治疗,也得经一番考察。当今社会,骗子太多,选不好方向,找不对路,真会像社会上传说的那样,钱花了,人没了。我们家决不能让这种悲剧上演。一句话,钱不怕花,路一定要找对。”

吴女士的老伴最后拍板:“一是,实情先别告诉你们妈妈,否则癌还不知道是不是,就先把她吓成了一团泥,那事情就麻烦啦!二是,我们一定要寻找到一条起死回生的好路。这是重中之重。”

家庭会议结束后,一家老少开始了为吴女士寻找救星之路。

吴女士的二孩拿着CT报告,首先到某医院肿瘤科去讨教临床治疗方法。这位肿瘤科主任讲:“是胰癌应该可以确诊。但发现的太晚了,胰尾这个部位又与胃底弯连在一块,手术都无法动,只能保守治疗。先通过放疗、化疗,看看结果如何,凭我的经验,生命能延后半年多,就已经很不错啦!要想住院,得预约床位,这种病人太多。”听了主任的解答,吴女士的老二心里凉了半截,接着又很不甘心地继续问:“主任,您是肿瘤专家,像这样病,国外能治好吗?”“你以为国外什么都是万能的吗?我也留过学,像这病,神仙都无法让她起死回生。”也许是很忙,这位主任十分不耐烦地堵住了吴女士老二没完没了的问话。

为了能领教中国顶级医院顶级肿癌知名专家的意见,吴女士的大孩当即在网上预约专家号,两周不见结果后,她马上又委托朋友用1000元拿到了一个北京协和医院某胰腺肿瘤专家的号。这位权威专家只扫了一眼北大医院的CT诊断,就不加思索的随口说:“没法治了!”之后话头一转:“如若真不愿放弃,那就来我们医院重新做一次PCT检查,再说吧!”

尽管北京市几家大医院都对吴女士的胰癌做了无救的结论,但吴女士的全家仍旧不甘心。当吴女士的老伴打听到,某地有一个名望很大的中西医结合的肿瘤医院后,便迫不及待地又一次远途跋涉,去寻找新的希望。该医院门诊主任看了一眼CT报告说道:“像这样的中晚期癌中之王,我们只能用中西药来缓解其症状,减轻其痛苦,却无法承诺最终的治疗效果和能达到的什么程度。”主任的这番模棱两可的世故话,给满怀信心的吴女士的老伴头上,又一次泼了一瓢凉水:“难道胰腺癌真的无法治,难道老伴的命就该到此吗?”

绝处逢生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命悬一线,寻医无门,吴女士的病,使全家人心急如焚,寝食难安。

一日,一位美籍华人朋友造访吴女士老伴,听得此事,非但没有惊惧,反倒胸有成竹地安慰说:“别犯愁,天下没有过不了的火焰山。公立医院治不了的病,兴许民营小医院会有办法。我在美国认识的华人朋友于保法,研究治癌有绝招,他发明的‘缓释库疗法’,就获得美国、中国、澳大利亚三国专利,不手术不放疗,轻轻松松就能把癌治了,很神奇的!”听得此言,吴女士老伴当即质疑:“这不是在讲天书吧?世上真有这样的神医?”朋友哈哈大笑:“北京保法肿瘤医院在昌平开业多年啦,只是你们不知道。这样吧,回头我先送本书来,等认可了,我再与保法院长联系。”

那天夜里,年近七旬的吴女士老伴,像干涸的禾苗遇到久违的甘露,如饥似渴得将三十万字的《黑洞与阳光》一书翻了个遍。

晨旖的曙光,驱散了黎明前的黑暗,如释重负的吴女士老伴,异常兴奋地把书一拍,“就选他啦!”

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吴女士,被突如其来的叫声下了一跳:“发什么神经呀!”

“老婆子,我们找到了救星啦!”“真的吗?”吴女士心里一震,无名的气力让她一撩被子坐了起来:“快给我讲来听听!”

瞧着妻子急迫的心情,吴女士老伴只好简明扼要地向她讲述了,他对于保法治癌绝招的几点感悟:一是治疗理念新。常规的治癌法都是以消灭肿瘤细胞为目的,为此,只能动手术切除,然后再化疗和放疗消灭扩散的癌细胞;而于保法的治癌理念是,生命至上,以减轻患者痛苦和延长患者生命为目的,让人与癌共存一体,摒弃了把人和癌一起毁灭的旧观念。在这一理念下,于保法创立了“缓释库疗法”,第三代后又更名为优美匹克疗法;二是治疗技术新。于保法发明的缓释库疗法,是一种最新式的“肿瘤靶向治疗”,是不经血液循环,将自己发明的专利缓释制剂,化疗药物、免疫佐剂三项组合而成的抗癌杀癌方剂,通过针头注入到人体的肿瘤部位,将药物全部集中存留在肿瘤包块内发挥作用,既避免了药物通过血管流遍全身所造成的副作用,又达到了消灭癌细胞的目的。与此同时,癌肿块内被药物杀死的癌细胞,还会释放出自身的肿瘤抗体,在免疫佐剂的协助下,这种抗原体能进而激活人体系统性免疫反应,去清除复发转移的癌细胞。三是治疗手法新。优美匹克治疗手法是,通过打针注射法,来实施对癌症包块的治疗。医生在B超或CT等影像设备引导下,精准找到癌症病灶,将治癌药物通过针管注射入病灶。其针长15-20cm,双管嵌套,富有弹性,外壁光滑,体外扎入,对机体损伤小,无痛苦,伤口愈合快。

听了老伴对于保法最新治癌术的解释,吴女士顿觉神清气爽,多日来,笼罩在心头的那块“胰癌生存期不超过半年的”恐怖阴霾,一时间被驱散了很多。当她被确诊为胰癌后,吴女士曾直言不讳地对孩子们讲了心里话:“我懂得,生命对任何人都不是永久的。死倒不怕,就怕去医院开了刀,化了疗、放了疗,命也没保住,临终又遭受一场大劫难,何苦呢?不如你们省点钱,给我打一针安乐死拉倒。”今儿听了于保法的创新治癌法,一下子又鼓起了向往生命的风帆。她对老伴说:“请与那位朋友联系吧,我同意让于保法治疗,越快越好!”

2015年元月11日上午,美籍华人朋友开车,吴女士及老伴、大孩子一起来到,位于北京市昌平区沙河的“北京保法肿瘤医院”的二楼会客厅,于保法院长接待了他们。

于保法看了北大医院的CT检查报告,信心十足地告诉吴女士及其家人:“尽管胰腺癌肿瘤已到了中晚期,像吴阿姨这种良好的精神状况,我可以保证通过治疗,能让她生命再延续十年没问题。”听了专家铿锵有力的承诺,吴女士信心倍增:“谢谢教授,我这条老命就交给你啦!我一定配合治疗,为实现这个目标去奋斗。”

通过全面检查后,入院第三天,于保法亲自为吴女士打了第一治疗针。

据吴女士回忆,尽管她有思想准备,但当她走进CT室后,还是感到精神紧张,唯恐经受不住手术的疼痛。做准备工作的一位护士,看出了吴女士的紧张神情,便亲切地安慰说:“阿姨,请您左侧卧躺下,别紧张,这和大医院手术不一样,只打上一针就完事了,针扎破肉皮时会稍稍有点感觉,待针扎入后,先输麻药,再输治疗药,一点都不疼。”准备工作就绪了,于保法院长来到了CT室。他先向吴女士问好,接着又接过医生手中的一支注射器,全神贯注地注视着CT屏幕。当医生将扎针的部位精准定位后,于保法开始下针前又告诉吴女士:“阿姨,请默念阿弥陀佛,不知不觉,一会儿就做完啦!”接着,于保法将大约十厘米长的钢针,扎进吴女士的右腰部。吴女士告诉笔者:“我清醒地记得,右腰里有一股痛感袭来,但能承受得住。时间不长,疼痛渐渐消失。几分钟后,于保法又说,结束了,请送阿姨回病房。”

回到病房,护士为吴女士挂上了吊针,并再三叮嘱:“两个小时以后才可以进食喝水。”

吴女士回忆说,在打吊针的过程中,胸中有不适感,想呕又又呕不出来,腹中也有点阵阵发疼,晚上没有食欲,只能勉强喝点小米粥油。

打针第二天早上,平时很顺利的大便干结了。为了通便,护士又开始为吴女士灌肠,老伴也为其加用了开塞露,中医大夫还为其开了中草药配合。

专家查房时,吴女士将上述状况和盘托出。高院长回复,打针后治疗部位会发生水肿,引发了一系列症状,都属于正常现象,随着水肿的消失,一切都会好转。他嘱咐主治医生,若有疼痛出现,可随时加用止痛片,若咳嗽不止,可加止咳药……

吴女士讲,正如专家所言,这些打针后的一些正常反应,在打第二针时渐渐消失了。

吴女士讲,她第一次住院中间打了五针,两针之间相隔七天时间,这次住了一个多月后出院。

回家调养了一段时间后,接着再入院检查、评估、继续治疗。

吴女士分别于2015年1月11日,3月16日,10月29日等,先后四次入院对胰腺肿瘤,进行药物注射治疗了共10次,对淋巴系统靶向药物治疗一周期。

经过跨越一年时间的治疗,吴女士的体征比较稳定,能吃、能睡、能便,生活能自理,轻微的自我活动锻炼能正常进行。超市买菜,家里做饭等家务活动也能适当参与。采访中笔者查阅了北京保法肿瘤医院CT影像室资料,2015年1月12日第一次入院治疗时记录的胰癌(尾部)肿块,直径为3.4cm*2.9cm;2016年3月20日最后一次入院检查时,胰癌肿块为2.7cm*2.4cm,肿块内已不见活动物。

截止笔者写稿时止(2016.7.11),吴女士的胰腺癌.IV期TZNIMI,从2014年12月9日检查发现,已度过了19个月零20天。按这个时间计算,她已突破了两个生存期,一是社会上平均的6个月生存期;二是,接受于保法“缓释库治疗”后平均15个月的生存期。

根据吴女士目前的身体状况和良好的精神状态,吴女士家人自己评估,只要不断地到治疗医院进行检查评估,发现问题及时处理,再加上其家庭良好环境、生活饮食的科学调养,以及其他方面条件的匹配及治疗,于保法当初承诺的10年生存期目标的梦想一定能够实现!

精心护理

有道是,十分病,三分治,七分养。一般病是这样,对于所谓“不治之症”的恶性肿瘤来说,更应该是这样。

吴女士初胜“癌王”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颠覆不破的真理。

吴女士及其家人,重视医后调养的理念,是从一个病友的教训中获得的。吴女士告诉笔者,她第一次到北京保法医院住院时,有一位临病房的李姓女病友,心地善良,热情助人,两人相处甚笃。李病友尽管经历了三年多的癌症折磨,但她心理素质很好,自己丝毫没有恐惧感,还经常安慰吴女士要用顽强的精神与癌魔搏斗。一次,吴女士外出活动时发现,李病友包着头巾在锻炼。当吴女士问其为何包着头巾时,李女士回答说,刚洗了澡遮遮凉风。听得此言,吴女士急忙告诫说:“快进屋吧,洗澡后全身汗毛孔都在张开着,数九寒天下容易受风感冒,一感冒抵抗力就会下降。听得此话。李病友并没当真,她反而自信的回应说,人那有那么娇气,人越硬,病越弱。二天后,果不出吴女士所料,李女士真的感冒了,接下来并发肺炎,咳血不止。肺炎的出现加之转移性肺癌的折腾,致使李女士已经稳定的病情急转直下……。

吴女士惋惜地告诉笔者,李女士对医后调养常识不足的沉痛教训,给其家人上了一堂生动的医后护理要精心的课,从此,吴女士及其家人,在医后护理过程中如履薄冰,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2016年阳春三月,吴女士突然出现饮水呛咳,声音变得嘶哑症状,家人立即送吴女士到附近的大医院做了检查。检查后,当医院为其开据住院单时,吴女士及家人婉言谢绝了医院的住院挽留,又直奔保法肿瘤医院而来。笔者问其原因,吴女士讲,一年多的治疗实践证明,于保法的治疗技术信得过。

经查,吴女士声音嘶哑和肺部转移有关。于是,于保法亲自主针,为吴女士三个肺转移部位分别打了针,对肺中弥漫性结节也进行了四次“肺友”化疗。在声音嘶哑未能预期见效的情况下,从未向胸膈肌这个CT不好看清的敏感部位打过针的于保法,又冒着巨大风险,成功地完成了向胸膈肌注射了两针治疗任务,还进行了四次化疗。这样吴女士的声音嘶哑症状,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笔者认为,癌症在人类的诸多疾病中,是一种最危险最复杂的病种。这不仅因为它的发病原因及其复杂,而且也因不同人群的体质结构、基因遗传、饮食习惯等种种差异而相异,因此,从治疗到调养,也是一项伟大而复杂的系统工程,因而,治疗技术再高明,若没有精心护理和康复手段相配合,搞不好也会功亏一篑。

鉴于上述理由,癌症患者在调养期间,随时出现各种症状是题中之意。这就需要患者及其家人,既要机动灵活地就近寻找医院对症治疗,以免耽搁病情,又不要轻易动摇对原治疗医院的信任,以维持原治疗方案的始终一体性。

笔者采访中发现,吴女士及其家人,尽管不一定懂得上述道理,但她们却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做到了。这恐怕也是,吴女士能够脱离胰癌险境的一个重要条件吧!

比如,癌症病人调养需要舒适而安静的环境,而吴女士每次治疗一出院,就被送到离京不远又有大医院的舒适环境调养。2015年冬天,在此疗养期间,吴女士突发心脏病,立刻被送进附近的医院抢救治疗脱险。当无名腹痛和食道反流出现后,这个医院的肿瘤科杜主任,又根据自己几十年的治癌临床经验,很快解除了其疼痛呃逆症状,让吴女士胃口大开。

又比如,吴女士在京城某区孩子的住房中调养时,食欲大减,腿膝酸软,时有走路欲摔倒之险。于是,吴女士老伴又引领她,找到煤炭总医院内科主任赵某。赵大夫把自己母亲患肺癌常用的两种药推荐给吴女士,服药二天后,吴女士腿脚走路便有了劲。

还比如,在癌肿的形成过程中,极大的伤害了吴女士的脾胃运化功能,大便干结和腹胀难耐。某中医院的博士后谭大夫,让其连服二十付中药,从而让吴女士恢复了原气,几十年来形成的舌齿痕消退了八成。

再比如,吴女士的癌痛,常随气候饮食的变化时有发生,仅靠吃食止痛药渐渐无效。吴女士老伴讲,当她发现市场上有一种“全科治疗仪”,能治疗人体各种疾病包括癌症,止疼效果很好,就立刻为吴女士购得此机,应用效果极佳,从此让吴女士告别了止痛药。

心里疏导对癌症患者的调养也极其重要。笔者采访中发现,吴女士的两个孩子都很孝顺。当吴女士患胰癌后,大孩子毫不迟疑地将自己来京打拼多年的有限积蓄,为母亲投入治病,因种种原因手头暂不宽余的二孩子,在信佛朋友的推荐下,尽管他不信佛也宁愿信其有,冒着雨雪严寒,跑到山西五台山为其母亲求佛许愿。母亲病情稳定后,她又来到五台山去还愿。尽管是迷信,但对母亲都起到了极大的精神安慰。当两个孩子得知母亲血常规检查严重贫血时,一致决定用自己的O型血为母亲输入。采访过程中,笔者深有感触,凡一提起两个孩子的孝顺行为,和妹妹的关心,吴女士常常感动的泪流满面。这些亲情的慰籍,无形中为吴女士期盼生存提高了信心,增加了她战胜癌症的无穷力量。

癌症患者因生存有限,时而痛苦,时而绝望,是常有的事。这就需要有一个知心的陪伴人,随时为其开导解劝。采访中,笔者发现,吴女士的老伴就是这样一个对结发妻子体贴入微的人。在吴女士对生命绝望时,其老伴能用美丽的谎言引导她远离地狱,走向天堂;当吴女士苦闷时,他又能天南海北古往今来,给她讲述故事,让她从故事中吸取甘露湿润心田;当病痛向吴女士袭来时,老伴又竭尽其能为她寻找妙方良药,或为她按摩推拿,或为她灌肠掏便。当吴女士精神饱满想一饱口福时,其老伴又手牵手陪伴去寻找最好的饭馆……。

采访结束时,吴女士这样对笔者讲:罹患癌症,让我看清了,生命长短都无所谓,只要活在亲情、爱情、友情里,有一个好的家庭和好的社会,多活一天都是福,不枉人世来一趟。最后,吴女士特意表示:“我这‘癌王’患者能有今天,我真心感谢于保法!他是我的大救星!”

作者:河南作家荆文鹏(见百度)

《健康时报》原特约记者(证号T2012499)

2016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