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直击负面 - 直击负面
快捷导航:
治疗技术 来院路线 在线咨询
2016-07-27
关于《市场报》歪曲事实报道的说明
关于《市场报》歪曲事实报道的说明
通过搜索引擎搜索“于保法”或者“北京保法肿瘤医院”总是零零星星的蹦出一条或者几条有关于保法教授和保法医疗系统内兄弟医院的负面信息,
本人前后几页详细浏览总结,负面消息无非就是两件事情:
件是关于“三假”的报道,一件是个别病例的炒作(另行说明)。本文主要对”三假”事宜说明如下:

2006728,《市场报》第二版以一个整版的篇幅刊登了《掩在“治癌革命”光环的背后》一文,文章作者属名张向永、王海。文章对我院兄弟医院——济南保法肿瘤医院和于保法教授的报道,有诸多恶意歪曲失实乃至诽谤之处,10年前不实报道的次日,于保法教授本人和济南保法肿瘤医院就相关事宜向全国人大、人民日报社做了详细说明,并在2006年8月4日在北京召开说明会,对逐条不实报道用事实真相给予驳斥,现将其当时报道的问题说明如下:
一、有关于保法教授履历的说明
有关于教授履历说明摘用10年前于保法教授写给全国人大的说明

全国人大常委会:

我叫于保法,是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代表团成员。2006728日,《市场报》第二版以一个整版的篇幅刊登了《掩在“治癌革命”光环的背后》的报道。文章对我多次进行人身攻击,称我是是“学历造假、学术造假、履历造假”,这实属失实报道,我对此声明如下:

1.文章以醒目的标题注明我是“虚假学历”,实际情况是:我的硕士学位有协和医科大学的证书为证(见附件1),应邀前往美国圣地亚哥医学院做博士后研究前为中日友好医院职工,有中日友好医院的离职证明为证(见附件2),在美国取得的副教授职位(见附件3)和研究员的资格(见附件4)均有相关材料证明。并非文章中所说的是虚假的。相关材料见附件。

2.文章中提到我是虚假履历,对此我声明如下,我的履历为:

1958年出生于济南

19771982年就读于滨州医学院

19821985年在山东肿瘤防治研究所工作

19851988年在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肿瘤医院攻读硕士研究生,并取得医学硕士学位

19881990年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从事肿瘤病理研究及临床治疗工作

19901992 应邀赴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院做博士后研究,主攻药物载体

19921993年底又应邀到Salk医学研究所做肿瘤分子生物学和肿瘤模型博士后研究

1993年底~1998年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院担任副教授

1994年获美国海军总司令科学前途发展奖,资助乳腺癌研究

1996年被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院聘为副教授
以上均有相关材料证明。以上履历在我的档案、申报职称证书、申报全国人大代表等相关材料中均能体现。


附件1  于保法教授协和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证书


附件2  于保法教授中日友好医院辞职证明


附件3  于保法教授美国副教授材料


附件4   于保法教授美国苏克研究员材料
二、关于专利技术的说明

关于“高科技缓释库技术”的美国专利问题,首先声明,“高科技缓释库技术”是一项专利技术,并不是记者文章中所提到的是一种药物,记者混淆了专利技术和药品的概念。事实情况是“高科技缓释库技术”是一种新的用药方法,不是药品!新专利不是新药品!我们从未进口任何美国专利的药品,所以并不需要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备案。医院从未通过任何渠道说过“药品是美国专利,所以需要保密”,至于文章中所提到的“医生说这药非常好,是于院长从美国带回的”,是否有患者或医生真正这样说过,我们无从考证,我们认为是记者误将专利理解为药品了,因为,道理很简单,在三家医院数百患者使用药品的情况下,所使用的药品如果仅仅靠于院长一个人,利用一年两三次的休假机会从美国往回带,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也是不可能办到的。

我院同时注意到,对“高科技缓释库技术”,记者称其为子虚乌有的“美国专利”,这是极不负责任的做法!报道中称,记者得出如此调查结论的依据是从网站查找没有找到。事实上,有没有美国专利,如何获得的美国专利,因为网站并不是专利登记机关,所以很多时候在网站上并不能体现出来。然而,报道却简单地以“网站查找没有找到”就得出了非常肯定的结论-专利系子虚乌有,这既不符合实事求是的新闻报道原则,也是对报道对象、读者及其不负责任的,所以得出的结论也必然是错误的。事实上,我院的“高科技缓释库技术”不仅具有美国专利证书,而且该证书就留存于我院(专利证书见附件)。
2004年取得的美国专利证书
三、关于病例资料的说明

文章中提到的3个进行采访的患者,因为济南保法肿瘤医院和东平泰美宝法肿瘤医院是兄弟医院,医生、护士和治疗资源均是共享的,而当时济南保法肿瘤医院的成立时间较短,对病人的随访不能达到五年,故借用东平泰美宝法肿瘤医院的病例。刘月清老人当时在东平医院接受治疗期间没有病理诊断是“肺癌”,只有影像学显示为“肺部阴影”,对症治疗,病愈出院,而不是记者文章中提到的“支气管扩张”。张永生和卢兴春两位患者,在东平医院接受过化疗和放射治疗等治疗,患者经治疗后效果非常理想,20059月份我院回访时,生存时间已经超过4年,20067月份两位市场报的记者采访时,患者仍然生存,时间超过5年,治疗效果已经非常理想。综上,医院肿瘤患者服务手册上面涉及到的患者基本符合事实。虽有宣传个别措词不当,但是对于医院的治疗效果和患者的生存时间并没有虚构夸大,整体上反映了我们的治疗效果,并非虚假病例。



关于此报道引起了时任国务院吴仪副总理的重视,委托山东省政府调查济南保法肿瘤医院和于保法教授履历问题,现一并将山东省政府报给国务院的文件展示给大家!